重新認識自己,從「心」開始過生活

在人生快接近50歲時,才真正的開始了解自己。

過去別人看我是一個非常有個性、有魄力並擁有堅強意志的人,沒有什麼做不到,只有我有沒有想要的問題。但只有自己知道,一個人獨處時,內在總出現莫名焦慮與不知道是什麼的情緒。因工作忙碌容易忽略,休假時狂補眠預約按摩、找時間就犒賞自己吃頓好的或看場電影、高調的安排旅行,所以那些莫名的焦慮情緒,在週而復始與忙碌的生活中,偶爾冒出頭來困擾一下,卻從未被自己正視過。

上述的現實生活狀況跟大多數人並沒什麼不同,只是內在莫名的焦慮感,驅使我想要找答案。可惜緣分未到,身邊並沒有能談這類事情的人,只能透過閱讀相關身心靈書籍稍微舒緩,但無法真正解決。直到在2015年底開始接觸靜心,才真正的進入尋找自己、探索自己的旅程。

在找尋自己的路上,終究無法逃避與忽略內心最深處的黑暗過去。

▎人生中重複出現被否定與拋棄

從一出生,我就不被期待。在強褓中,從一個只要男孩的家庭,被領養到一個無法生育的家庭開始。

小時候,有記憶以來,就知道自己是養女,但尚未上學前還很天真,沒那麼多深切感受。從襁褓中開始,我就被寄養在舅舅家,依稀有印象是偶而才看到父母,直到真的回到養父母家時,應該已經快上幼稚園了。在什麼都不懂的小屁孩階段,已深刻感覺到家裡婆媳間的巨大鴻溝;而我的存在,就是傳說中那根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自從奶奶對養母說了一句:「你不能生,還要打別人的小孩」開始,從此楚河漢界、壁壘分明,即使天天住一起,我用只能用奶奶買的、吃的只能奶奶做的,註定了成長過程中,不存在媽媽這個角色。而爸爸這個角色的存在感,也很模糊,小時候印象中,就是帶我去動物園給猴子看。從小,我就生活在一個既保守又嚴肅、沒太多聲音的家庭,且要隨時閃避婆媳間冷暴力的風暴圈。

以前我的養母,永遠是板著臉、皺著眉,對我完全沒有交流互動,我也都盡量避免碰面。成長過程中,唯一講的一句話是:「小姐你的電話!」。不耐煩與嫌惡的口吻,依稀在耳邊,直到我有能力打工賺錢、在房間裝電話後才停止。後來我在療癒自己時,才猛然意識到這句話殺傷力100%,那是種全盤的否定,試問有哪個母親會叫自己的小孩「小姐」?!

國中時,有一天養父將我帶回親生父母家住,然後他就離開了。依稀記得,親生父母拿香讓我祭拜祖先,感覺要認祖歸宗。從那時才真正意識到,原來我真的是被領養的,原來一切都是真的!然而為什麼是我?(我有五個姐妹最後一個才是弟弟,我排行老四)。你們大人在玩我、不要我又要我回來住?還認祖歸宗?完全無法理解大人的行為?!然而,我卻沒有任何選擇權!

身處在陌生環境,同時又要面對拋棄自己的父母,再加上養父又丟下我離去,當下我如同被逼到一個死胡同,想盡量把自己踡縮起來,誰都看不到、誰也不想理。因為實在太痛、太苦了,乾脆什麼通通都不要,總可以吧?用「斷尾求生」來形容自己這段進入黑化的時期,一點也不為過。在無法承受、處理這麼多複雜的情緒下,決然封閉了自己,只能用冷漠來武裝內在極度的害怕與恐懼。

後來,又再次被送回養父母家後,我開始進入叛逆期,開始變得什麼都不在乎、自暴自棄,不管上課還是回家,都是在嗑小說、漫畫,完全沈浸在虛擬世界,時常想決絕的自我毀滅。這樣暗黑與性格扭曲的痛苦日子,過了好幾年。

25歲那年,我又再次嚐到被養父母否定,他們要跟我斷絕關係。由於工作是Bartender關係,下班時間都到半夜2~3點,有次我半夜回來,養父母說的第一句話是:「你是賺多少錢呀?探甲扎某都回家了,你是賺得比他們多嗎?」,之後再補一句「你現在就打電話回你家,以後你發生什麼事,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!」。當下,我有點嚇到這是什麼情況,但我卻非常冷靜的拿起電話,打了人生第一通電話給親生父母而且是在半夜,如實轉述養父母的意思,掛掉電話後回到自己房間後,才慢慢感受到那種否定與不認同的傷害,那麼難聽的話與要斷絕關係的聲音,一直重複在耳邊,一直啃食著我,如同利刃般一直插進胸口 ,我真的好想咆哮並摧毀一切,感覺很絕望但我卻什麼也沒做也沒有什麼眼淚。

那時,工作是我的全部,工作彷彿是生命裡的光,引領我能找到活下去的力量,但他們卻還想剝奪走……。我感覺自己很無力、懦弱、超級沒用,因為不懂得還擊,痛恨自己為何還留在這個家!

直到後來療癒過程中,我才知道這段黑化期間,養女這個身份如同緊箍咒般,讓我無法對父母任性、咆哮、痛恨、憤怒……,理智上也知道,傷害自己對這樣的父母是沒有用的, 因為我對他們已沒有任何期待!

▎內心藏著一頭不安定的 猛獸

在能半工半讀的年紀,靠自己生存下來的感覺真好!也終於找到活下來的正當性,人生終於開始有目標追求 — 就是好好工作、賺錢。我花了很多時間,大量閱讀不同種類的書籍,一方面提升工作能力與技能,另一方面想讓自己搞懂我的生命狀態與方向。這一路走來,非常充實與踏實,有種終於能掌控自己生命的感覺!

之後在某個公司當顧問,其中一個股東問我:「你的夢想是什麼?」在還沒想好要如何回答時,我居然無法控制的開始落淚,對方完全嚇到並馬上表示抱歉,記憶中,那表情彷彿他自己很大逆不道……。這問題觸動到的是 — 我終於意識到「原來我沒有夢想,我都在幫別人實現夢想,但自己卻從來不敢想」。這是多麽心酸的體悟呀!

離開顧問工作後,有將近一年沒有上班,那一年去歐洲自助旅行快二個月、北京生活快三個月,學攝影、自學畫畫,生活天天精彩與逍遙自在,別人眼中彷彿已在過退休生活,臉書的留言都是羨慕與嫉妒。

但只有自己知道,內心似乎藏著一頭不安定的猛獸,因為他在焦慮、躁動不安、無法平靜。在完全不需要擔心收入的狀況下,少了工作的壓力,卻依舊行程滿檔、無法停下來,即使感覺疲累,連睡個午覺都覺得奢侈與罪惡,內心充滿不平靜與焦慮感;按摩師傅覺得我肩膀跟水泥一樣硬,原來有上班跟沒上班,身體的狀態都是一樣的。這些種種徵狀,就是在告訴我一定有哪裡不對勁,但我卻不知道、也找不到原因……。這種不好不壞、卡卡悶悶的感覺,一持續到2015年底。

▎內在渴望被救贖 ,終於獲得回應

正式接觸了「冥想」是因為教練的工作,因為要中立、不能批判、不能引導被教練對象,所以「冥想」對教練本身的個人修煉,是很重要的一環。

從懵懵懂懂的開始打坐冥想,到覺得冥想有點無趣,難道真的只能坐著練習?!直到開始接觸「正念」,原來就是「活在當下」。那年我46歲,透過正念練習才第一次真的關注自己。

發現生活中每天例行性的洗臉、洗頭、洗澡,原來只要用一點點力就夠了,洗澡水淋到身上的感覺,是如此的撫慰,但可悲的是完全沒有過去的記憶。這種活在當下、焦點放在自己身上的感受,讓我感到既辛酸又新奇。

當時我已經辭掉工作,在上海過著慢生活。每天的冥想與正念練習,幫助我意識到身體的狀況,大多數時間是非常開心享受當下生活,但仍覺察到自己無法全然放鬆、內心深處還是存在焦慮感,這種狀況,如同曾經沒有工作的那年一般,只是情緒沒有那麼嚴重的起伏。

有天晚上拿出歐卡自我教練,當抽出二個人在賽跑的圖卡時,腦中跳出來的是「生存」二字時,馬上就很誇張的痛哭起來,自己當下也嚇到了!因為意識到,從小到大都是孤單一個人,無時無刻為了求生存而奮鬥,沒有一天不戰戰兢兢。原來我把自己活得這麼累、這麼辛苦!

當意識到原來身體是如此深刻的記憶著這些努力生存下來的訊息,隨時隨地、分分秒秒處於備戰狀態,那麼害怕擔憂而無法鬆懈,這種心疼與辛酸的感受,一直持續被釋放出來,然後一步步對忽略的身體懺悔。

那一刻我感覺終於找到為何身體無法放鬆的原因了!

▎沒經過療癒釋放,不知道原來離自己的心這麼遠

隨著年紀與過去所學如:教練、冥想、正念、歐卡等,都讓我生活起了不同的改變,大多數時間能活在平靜與幸福感中,不再做完美計畫、更隨興與自由,感受到未來充滿無限可能,盡量讓自己活在當下。另外的突破就是跟養母的關係,能自然的互動,而且能牽手去逛家樂福,即使現在她老人家還是叫不出我的名字,至少她不再叫我小姐。

直到2018年,在「靜心推廣與心靈成長協會」的朋友珍妮老師介紹下,參加了沈伶老師在協會的「深度療癒活動」,才得以更進一步揭開自己、認識自己,更近距離感受到「心」。

以前在上海時,曾接觸一些身心靈工作坊,但對於療癒都是看看,並沒有多大興趣,總感覺跟自己沒有太大關係。也許是時候到了,當個人生活與家庭關係改善後,發現內心深處仍有時出現悶悶與莫名焦慮感、有時身體還是過度用力、頭腦也會過度思考,因此決定試試沈伶老師的療癒活動。

說真的,「療癒—面對自己」這過程一點都不輕鬆,真的需要下定決心、願意面對!因為揭開自己深埋的情緒,近距離感受赤裸裸的傷痛,人自然而然很容易想逃避、抗拒或妥協,那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老師說:傷痛需要有等量的情緒釋放。天呀,我過去從沒有釋放,這是多麽艱鉅的任務,為此我還去嘗試家族排列,卻沒有效果,因此下定決心,我一定要突破!

團體療癒過程中,第一次感受到別人的釋放怎會如此流暢?想哭就哭、飆國罵、咆哮、憤怒……這些情緒爆發出來的能量讓我震撼。頓時覺得,我應該跟他們一起鬼哭神嚎,若沒有搭上這列車,靠自己不知還要等多久?

一開始,我選擇療癒最明顯的 — 被拋棄的痛。難度很高,因為頭腦層面理解為何被拋棄的原因,明白在那樣的社會背景下,生男孩是多麼重要……,頭腦已合理化父母的決定,一旦要將已被壓抑的情緒拉出線頭、還要感受被拋棄當下的痛苦,對我而言,是超困難的任務。但既然下定決心突破,只能硬著頭皮上了。想像自己是演員,把憤怒不滿的情緒先吼出來,就這樣加入了嘶吼吶喊的隊伍裡,從演起來不自然開始,隨著時間慢慢就入戲了。透過老師的引導,開啟進入面對與療癒自己的嶄新世界。

在面對自己暗黑時期時,看到了那時候的扭曲、變態性格;討厭自己的委曲求全、討厭自己的善解人意、討厭自己不勇敢、害怕說出真心話,害怕自己被討厭、擔心不被肯定與認同……。同時也明白,原來過去我如同一具行走的殭屍,在一感應到會讓自己心痛或傷痛的情緒發生時,立即反應是將情緒自動深埋,本能上非常快速的處理、甚至沒感覺有情緒出現,還自豪的說:「呵呵,你們沒有那麼容易能傷害到我了!因為我有保護罩,你們是攻破不了的!」

原來這些自我保護機制,都是因為深深的害怕與恐懼。原來這些情緒都是真實存在的,因為真的很痛!療癒過程抽絲剝繭後,感到非常無力的是……原來在害怕與恐懼的背後,我是如此渴望愛,是如此希望被肯定與認同!雖然當下非常不想承認我是需要愛與渴望愛!得知這一切的源頭都是我一出生就別無選擇的被拋棄,罵的~超幹!整個情緒被大家一起療癒的氛圍,帶動到最高點而釋放!

▎用「心」生活,唯二要做的事

用心生活,唯二要做的事,就是「靜心」與「療癒」。

在找尋自己的過程中,前期接觸的冥想、正念,這些都可視為「靜心」的一種方式,能幫助自己活在當下、創造平靜與幸福感;但內在的傷痛處理與情緒的自然流動,唯有結合「療癒釋放」,才算完整的找到自己、與自己的心生活在一起。

活了快50歲,內在情緒不可能一下子清理完全。過去影響甚巨的家庭關係與職場種種挑戰,在年輕還沒有搞清楚狀況時,就被植入錯誤的價值觀並自我設限,只能在日常生活中覺察,透過靜心與自己對話中,找到被禁錮的信念,而這禁錮的信念背後,就會出現壓箱底的隱藏情緒,再加上有音樂的陪伴很快就能進入自我療癒與釋放。

▎愛自己,就是不逃避的「面對自己」。

我在靜心與療癒中學習到,愛自己最快的捷徑, 就是不逃避的「面對自己」,才是真正開始用「心」生活。

我還在持續學習與覺察自己的各種情緒,如同剝洋蔥一般,每剝掉一層洋蔥就覺得跟自己的心再靠近一些。每天遇到的人事物時所沖撞出來內心真正的想法,讓我知道我是人,我依舊會難過、受傷,更多時候是不自知的逞強、用力過度,有時也會出現頹廢與無力感,但不會再刻意壓抑、走回頭路。喜歡自己現在的狀態,似乎手中有拿著一把寶劍,能勇敢的敞開迎接未知的未來,這是一種平靜與踏實感覺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