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好的童年可以餵養你一生,不好的童年用你的一生餵養它

這次跟想像中的催眠不盡相同,原來以為是回到過去與現實完全分離,實際上卻不是,意念回到過去,但對周遭的聲音完全一清二楚,客廳理孩子的腳步聲,小鳥的叫聲,甚至樓下機車的聲音都一清二楚。

這次經歷讓我最深刻的是,原來童年某一個畫面是我一直記得的,對現實的我,它只是一個記憶而已,但透過催眠,它對我是一個沈重的傷害,需要很長的時間我才可以修覆,要多長的時間,沒人知道。

這件事讓我知道,原來五歲的孩子,不需要別人解釋,就會自己建立防禦機制,透過說謊保護自己與家人,免受外界傷害。

原來以為自己沒有童年傷害,是一個擁有簡單、平凡的童年。可是在催眠過程中確看見了梅雨季的背景,自己背著書包,一個人上、下課、吃飯…..似乎預言長大後我的行為模式。因為現在的我,習慣自己處理全部的事,養成了所有事都一肩扛的個性。

謝謝催眠師的引導,與小時候的自己對話,跟小時候和解,安慰她,擁抱她,做完這些事,心頭的大石頭好像沒這麼沈重了,小女孩的身體也不在這麼冰冷,僵硬,心裡頭也暖起來。

後記

那天晚上,我仔細想了一下,整個過程,為何沒有父親的出現,所以睡前我幫自己回到過去,尋找父親的部分。對我來說,我對他是感恩的,非常思念他,遺憾他陪我的時間這麼短,雖然我也哭了,但回到現實中,心是暖的。

“一個好的童年 可以餵養你一生,不好的童年用你的一生餵養它"
用這句話來做為這次催眠的結束

✍️ 台北 林女士

與你的潛意識有約